乳化剂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乳化剂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学生守则遭遇处世哲学尴尬如何教孩子真善美

发布时间:2020-07-13 18:46:33 阅读: 来源:乳化剂厂家

还记得小时候背诵过、抄写过的学生守则吗?

不说谎、不闯红灯、不随地吐痰、自觉排队……你长大后依然能做到吗?当道德教育与现实情境发生冲突,你是否会更多告诉孩子怎么才能“不吃亏”?

青少年正处在价值观形成的关键时期,如果扣错了人生第一粒扣子,扣好后面的扣子会很难。

言传身教与“5+2=0”

安徽合肥的许旻陪女儿参加幼儿园亲子运动会,“收获”的却是好大的感慨。

她注意到,孩子单独参与游戏时都能遵守规则,而家长参与的亲子互动游戏中却会“弯道超车”。“比如‘小脚踩大脚’游戏,小朋友应把脚完全踩在家长脚上,听到指令共同前进。可有的家长就是为了赢,抱起孩子往前跑。最后,作弊的家庭反而带着奖品开心回家了。”

许旻担心,孩子会觉得“钻空子、不遵守规则能得到好处”。“孩子的规矩,大人却做不到,谈什么言传身教?”

她的担心不是杞人忧天。生活中,类似的情况并不少见:学生守则里写着“红灯停绿灯行”,但家长牵着孩子一起闯红灯;大人要求孩子言行礼貌得体,自己在生活中却常常爆粗口……

当道德准则和现实境遇发生冲突时,是该坚持是非曲直,还是教孩子如何变通圆滑?成为许多家长的“纠结”所在。

同样生活在合肥的霍一鸣说出了当代家长的普遍困惑。霍一鸣的儿子就读于市重点高中,成绩优异,是父母的骄傲。“唯一担心的是他性格太软弱,别人说什么信什么,这性格以后走上社会肯定吃亏。可我每次教育他不能太心善时,内心也很矛盾。”

安徽师范大学教科院学前教育系副教授赵雪菊说,家长的道德修养对子女起着最直接的示范教育作用,如果父母表里不一,会产生极坏的教育效果。

采访中,不少基层教育工作者提到了德育“5+2=0”现象:在学校老师教5天,孩子回家过2天周末后,教育效果就被“打回原形”。

“比如老师每天布置的给父母倒杯水等例行作业。很多家长觉得孩子小,反而制止孩子完成。”湖南省慈利县象鼻嘴村幼儿园园长苏攀说起来,一声叹息。

浙江教育学会副会长鲁林岳说,一部分家长只关注孩子的学习成绩;还有一部分家长虽有德育的意识,但碰到实际选择,就在道德准则与实际“受益”之间摇摆。“这种冲突反映了家长自身的道德困惑,也是社会转型期种种‘道德困境’的真实反映。”他说。

在几位受访专家看来,“不要输在起跑线上”等教育观被过度关注,家庭教育陷入“能力焦虑”“未来焦虑”,忽视潜移默化的行为规范教育和润物无声的价值观培养。如果青少年时期没有形成正确的是非观、价值观,后期矫正会事倍功半。

“上墙”容易“入心”难,德育不能抽象化

除了家庭教育,学校无疑是德育教育的重要场所。但记者采访发现,一些学校开展的品德教育不同程度存在抽象化、突击式、形式化等问题,使得道德规范“入眼,但难入脑入心”,孩子们往往“记得住,做不到”。

“我们的德育中,还是没有充分考虑适合孩子年龄特点的接受方式,有很多孩子难以理解的抽象概念和口号。比如,一些地方的小学生守则提出‘增强法律意识’,低年级孩子难以理解此类概念,应当有更直观的解释。”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说。

安徽省淮南市一名小学班主任陆维告诉记者,思想品德课基本上是老师读读教材,成了最轻松的副科之一。

陆维说,目前学校的教学楼墙上、教室内都挂有名言警句及学生守则,但仅仅这些,最多只能入眼,难以入脑、入心。

不久前,关于该不该用《弟子规》教育孩子,成为网上争论的话题。批评者说,这是“封建糟粕,灌输奴才思想”。支持者说,这部流传已久的书,特别注重对孩子“视听言动”的教育,对立规矩、养习惯很有操作性。

陆维认为,去除《弟子规》中糟粕的内容,从行为点滴来教育孩子是可取的。比如,中国人礼仪规矩中就有“户开亦开,户阖亦阖”——去见长辈,门开着,离开就开着;门关着,离开前就要关门。道德教育需要创造一定的“形式感”,当下亟须令人眼睛一亮、符合时代特征的新形式。

中国教育学会小学教育专业委员会常务副理事长刘永胜直言,不少学校的德育仅仅停留在抓几大主题教育,国庆节讲爱国,教师节讲感恩,还有环保教育等等。“这些都很有必要,但德育是细水长流、百涓汇融的工作,仅靠大的主题教育是远远不够的。”

在从事教师职业26年的孔英伶看来,“一些学校习惯搞突击式、运动式德育,重形式而轻内涵,缺乏持续性。”

储朝晖认为,为了体现重视,很多学校单独成立德育处。德育本应是教师和学生之间随时进行的一种潜移默化的教育和影响,现在单独成立一个机构,非德育教师就会认为自己没有这个职责,“德育留给德育处来做”,反而造成了一种割裂和架空。

智育成“才” 德育成“人”

不少教育界专家和老师指出,无论是家庭、学校还是社会,素质教育多停留在口头呼吁,实际中推行的多是应试教育。

“改大纲,改教材,改授课方式……这些年努力推崇‘德育生活化’,但效果并不理想。”安徽合肥基层教育工作者唐心华直言,在高考指挥棒下,社会评价一个学校好坏的主要标准仍是升学率。

陆维说,比如“德育课”一般只能坚持半学期,每当大考临近,统统要为“主课”让路。升学压力之下,许多家长也只关心分数。常听到家长说:“一定要好好学习,否则将来考不上好大学,找不到好工作。”

成长中、日常生活中应当建立的诚信、责任、谦让、尊老等价值观,在宠溺和重压下被弱化,道德教育“生活化”被打折扣。

唐心华介绍说,一些孩子在家在校判若两人,“有个女孩在学校非常乖巧可爱,但我在家访中发现,她习惯性地对家中父母老人粗声大气、颐指气使。”

智育让孩子成才,德育让孩子成人。

专家指出,如何使孩子树立正确的是非观,实际上与社会上每个人的一言一行密切相关。赵雪菊建议,全社会都要建立常态化的道德教育和自我约束,营造积极向善的环境,才能潜移默化影响孩子的“道德选择”。

“孩子的眼睛是个摄录机。要求孩子怎么做,我们自己首先要做到。”她说。(记者张紫赟、袁汝婷、余靖静、程迪、丁静)

福州定做职业装

泉州订制职业装

临沂设计职业装

乌海订做工作服

相关阅读